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深度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资讯 深度 历史 科技
来源:网络  编辑/作者:中国民生网  发布时间:2020-08-25 12:46
摘要:"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的所谓酒桌文化又被吐槽了。吐槽当然常有,只不过大规模吐槽是少有的。在新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中脱口秀演员庞博吐槽:"酒桌上一个肝硬化,一个胆结石,喝到最后开开心心成了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所谓的‘不喝酒,不给我面子’的酒桌上文化又被吐出来了。当然,随地吐痰是很常见的,但是大规模的随地吐痰是很少见的。

在新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中,脱口秀演员庞博呕吐道:“酒桌上有肝硬化和胆结石,喝完酒后,他很开心,成了一个好兄弟。”这只是一个关于葡萄酒如何拉近我们距离的笑话。最近,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的一名新员工被领导打了一巴掌,但没有喝酒。“新员工不喝酒就被打耳光”导致的是愤怒而不是呕吐。“新员工”、“不要喝酒”和“被打耳光”这三个词带来了自己的话题,它们的结合是“酒桌上文化”的极端和夸张的表达。

《别叫我酒神》剧照。

虽然酒桌上的文化被认为是文化外衣中的糟粕,但似乎有些文化的确在其规则中形成了,规定了谁是客人,谁是主伴和副伴,谁发言,如何开始和敬酒,以及如何控制酒桌上的饮酒量。例如,电影《别叫我酒神》也描述了一个奇怪的做法,叫做“幸运罢工,当你喝三杯”。

这些规则看起来很奇妙,就像一门科学,但归根结底,任何规则的本质都是维护和表达酒桌上的地位或权力关系。如果你不喝,你就不给我面子。受到极大尊重的人往往是那种有着一张大脸并成为地位或权力的能量展示者的人。在这里,酒桌上的文化不如面子和权力下的辱骂文化。要么“虐待”自己来奉承别人,要么“虐待”别人来确认自己的能量。

当然,大多数喜欢喝酒的朋友不会同意把这个问题归咎于酒桌上的文化,因为平等的饮酒交流是人类的天性,可以互相帮助,互相交谈。“强制劝说”的晚宴是至关重要的酒桌上文化。

《江湖儿女》剧照。

现在,“新员工不喝酒就被打耳光”的描述如下。8月24日,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通过关伟发出通知,称“相关责任人已被停职接受调查和处罚”,但这并没有完全平息民愤。这背后可能有太多的共鸣。作为旁观者,当我们谈论说服时,大多数人会果断拒绝。但是当我们是当事人时,为什么难以甚至不可能拒绝呢?

书评君采访了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社会学家翟韦雪。他的学术兴趣主要集中在人类的情感、面孔以及在这方面所显示的地位或权力。那么,这些元素在酒桌上是如何运作的呢?为什么所有这些即使在被认为高度现代化的大城市也能奏效?

写作|刘亚光

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翟韦雪发表了《中国人的关系原理》 《人情、面子与权力的再生产》 《中国人行动的逻辑》等文章。

人情、面子与"强制劝酒"

新京报:你长期从事有关"脸面""人情"方面的社会学研究,是否可以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脸"和"面子"的区别?"酒桌文化"与中国人的"脸面"有何关联?

搜狗网的“面子”一词在中国文化中被广泛使用,如“丢脸”、“爱面子”和“给面子”。我们已经谈论中国人的“脸”很长时间了。如果细分,“脸”可能更强调个人表现,比如人们自己的“炫耀”,一种个人形象的展示。而‘面子’需要放入一种关系中去理解,也就是说,你的形象展示是为了在人际交往中获得反馈。“面子”实际上反映在你演讲的效果上。例如,今天,我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其他人认为我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这时,“脸”和“脸”是统一的。

当然,“脸”和“脸”在日常生活中经常被同等使用。但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区分两者是有意义的,因为正是它们之间的张力促使我们提出许多有价值的研究问题。比如,我很重视我的‘面子’,唱得很好,但是大家都认为——不给我面子,或者我的歌唱得不好,但是它赢了。这些有趣的事情可以在生活中看到,也就是“面子”和“面子”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有很多隐藏的问题,帮助我们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

在许多场合,有必要忽略“面子”而多给“面子”,例如,你在这里谈到的“酒桌上文化”:作为一个领导者,即使他喝醉了,即使他说话粗鲁,他似乎一点也不尊重自己的形象,在座的所有人都需要假装看不到这些不雅的状态,仍然需要礼貌地尊重它们。目前,“强制说服”在某些场合过分强调“面子”,实际上掩盖了许多问题。例如,有些人不想给这张脸,但他们真的不能喝它。然而,因为在那种场合不喝会被解释为丢脸,他们不得不强迫自己,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

当然,可能会有一些有经验的人经常在酒桌上闲逛,他们知道说一些油嘴滑舌的话,找一些借口,然后想出一个1: 30的事件,并使用这些做法来避免喝酒而不伤害对方的脸。然而,如果他没有伤害对方的脸,这意味着“给面子”的原则仍然发挥作用,但这个人已经能够应付这种场面,在世俗和社交方面。

翟学伟:

翟韦雪,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在书中,作者提出了“有偏见的结构”。人际交往中的位置认知是基于向心倾向和偏差修正,强调中心位置。在偏离结构中,偏离不仅要服从主题,还要促进、美化和美化主题。

新京报:你曾经在作品中提到权力是"脸面"构成的重要来源,权力掌握者是最有脸的,也需要他人的肯定与赞赏来维持面子。于是周围的人围绕权力中心形成了一个"偏正结构",你觉得酒桌文化是不是某种偏正结构的缩影?的“偏见结构”问题很复杂,可能很难解释清楚。我们刚刚分析了这个说服人们喝酒的场景,但是我们只在互动关系中思考。当我们把它提到宏观层面时,如果整个中国社会因为“面子”的出现而有了面子的原则,这个原则一旦构建起来,就可能走向一个更积极的结构。

翟学伟:

新京报:在我们惯常的理解里,大城市的观念更加现代化,同时也是一个生存相对不那么依赖人际关系的"陌生人社会",为什么酒桌文化依然盛行?,这不难理解。城市被理解为陌生社会的原因与城市中人们的流动性有关。你移动的越频繁,你在人际交往中遇到的陌生人就越多。但是即使你在城市里,一起吃饭的人都是熟人或者关系密切的人,人情仍然会起作用。另一个有趣的因素是桌子。中国餐馆里满是圆桌,是给许多互相认识的人一起吃的。如果是像麦当劳这样的餐桌结构,它实际上非常适合“陌生人”聚集的用餐环境。每个人都拿着自己的食物,走到一张狭窄的小桌子前自己吃。

翟学伟:

"你是否有尊重我基本的面子呢?"

新京报:随着社会的发展,各个领域的制度规章都不断完善。你写过一篇文章叫 《中国人的脸面观》 ,在你看来,现在社会上"人情"的重要性是更弱了还是更强了?中国是一个人类社会。从某种角度来看,我认为‘人情’在当今社会可能更重要。今天,生活中的许多需求都可以通过金钱来解决。但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国家无所不为,在计划的配给中有许多具体的个人问题,这需要靠人情,但这些事情都是很琐碎的。在市场经济之后,虽然这些琐碎的事情可以通过金钱和正常的交易直接解决,但似乎不涉及人情。然而,在生活中非常重要的方面,如医疗保健和儿童教育,这些方面的负担实际上比以前更重。在现实中,要解决这些问题,往往有人情的作用。

翟韦雪,生活、阅读与新知识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10月。

翟学伟:

新京报:你虽然一直从事面子和人情相关议题的研究,但是主张将对这些社会现象的描绘与对其的价值判断区分开。"酒桌文化"目前是一个很多人都要面对的比较普遍的现象,你觉得也可以不做价值判断吗?这条新闻虽然引发了人们对"酒桌文化"的声讨,但也有一些人认为强制劝酒的文化不等于"酒文化","酒文化"也有一些合理的体现方式,你怎么看这个问题?,首先,我想说的是,对这类问题很难一概而论。例如,如今,大学教师经常会遇到一个两难的问题,那就是是否要严格要求学生。如果学生被严格要求,如果有些学生不能忍受足够的心理,做一些攻击性的行为,他们该怎么办?那么,由于这种风险,有必要认为教师不应该从价值判断上严格要求学生吗?

我认为对于“酒桌上文化”来说,最重要的是事实上清晰地描述这一文化现象,然后区分不同的场景来评价它。为了让领导高兴,我们必须反对强迫人们喝酒和喝酒致死。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领导认为如果你不喝酒,你会丢面子。这时,被建议的人会问:你尊重我的基本面貌吗?如果关系好的人一起吃饭,在这种场合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视情况而定,喝点酒消遣一下也很好。

翟学伟:

新京报: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很多的大学毕业生走向职场。许多人常常调侃职场新人身上带有的"学生气",因为他们可能更加信赖制度而并不那么通"人情"。你曾在撰写的文章中提到,在中国,人情和制度经常是相互支撑的,制度中总是存在人情运作的空间,而制度也不会允许人情恣意妄为。"如何平衡人情和制度,对中国人来说始终是一场智力挑战"。你觉得对于职场新人来讲,应该如何从心态和行动上去处理好这种平衡?,我认为有几点需要注意。

首先是从个人角度尽可能淡化“关系”,强调对每个人的尊重。工作场所中的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他的成就和错误来判断,受到表扬和批评,但不要关注人际关系。一些需要处理的人类情感和面孔可能已经存在,但作为职场新人,我们应该首先从个人尊重出发,与周围的人相处。

第二是学会区分,这在社会学中可以称为“区分”。我认为老一辈人在这一点上可能做得不好。他们经常在不同的场合混淆身份,比如让亲戚在办公室谈论事情。在办公室谈论办公室事务,在家里谈论家庭事务,在公共空间谈论公共空间事务,在私人空间谈论私人空间事务。同时,区分不同场合的原则,如家族企业,也应由企业原则来管理。如果按照亲情的原则来管理,不公平是难免的。重要的是能够区分什么时候可以用“脸”,什么时候不可以用。

写作|刘亚光

主编|思思王青

校对|陈

欢迎转载回链: 新员工不喝酒就被打耳光:酒桌在面子和权力下滥用文化|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shendu/1241569.html
责任编辑:中国民生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