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中国 最热点 望全球 老百姓 法与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体娱 顾问团

三农

中国民生网总编办公室
旗下栏目: 菜篮 三农 就业 生育 物价
来源:网络  编辑/作者:中国民生网  发布时间:2020-07-15 21:45
摘要: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李兴文、郭强、吴锺昊、余贤红  7月12日零时,我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井内,湖水漫过一道红色标记——"1998年洪水位22.52M",突破有水文纪录以来的历史最高水位。15日1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李兴文,郭强,吴忠浩,余贤红

7月12日00: 00,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标志性水文站——幸子站的水位井溢出红色标记——“1998年洪水位为22.52米”,打破了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水位。15日10时,鄱阳湖水位由高水位下降,但幸子站水位为22.28米,仍比警戒水位高出3.28米。

鄱阳湖继续保持高水位。未来几天的防洪趋势是什么?如何应对洪水?《新华视点》记者在第一线跟踪报道。

令人揪心的降雨量:防汛进入关键期

自7月上旬以来,江西省许多地方遭遇暴雨袭击,平均降雨量为228毫米,是多年平均降雨量的四倍,创下新纪录。在饶河、新疆、何秀和鄱阳湖有许多编号洪水和超级警戒洪水。

鄱阳湖是江西省的“集水盆地”。江西省的赣江、抚河、新绛河、饶河和何秀五条河流从东、南、西三面与鄱阳湖汇合,然后进入长江。鄱阳湖也是长江中下游的一个重要“水库”。鄱阳湖每年注入长江的平均水量占长江总水量的15.5%。长江丰沛时,流入鄱阳湖;长江干涸时,流入鄱阳湖。

五条主要河流的洪水流入鄱阳湖,导致鄱阳湖由干旱迅速转变为洪水。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统计,4月下旬至6月中旬,鄱阳湖水位比同期低2.5米。6月下旬,水位开始迅速上升,从低到高上升了近7米,一天内最大增幅为0.65米。

同时,长江水位在上游降雨的影响下继续上升,这也形成了鄱阳湖的顶撑和反灌。7月6日至8日,长江水涌入鄱阳湖湖口站,总水量达3亿立方米,导致鄱阳湖幸子站水位上升0.84米。

7月5日凌晨1点,鄱阳湖幸子站水位达到19.01米,比警戒水位高出0.01米,仅几天时间就上升到22.53米和3.52米。13日,鄱阳湖过江水域面积达到4650平方公里,比历史平均水平高出30%。

鄱阳湖县位于鄱阳湖东岸,雨量最大。7月1日至14日,全县平均降雨量为336.8毫米,乡镇数量最多,达到764毫米,超过了北京的年降雨量。来自鄱阳县鄱阳镇归湖村的66岁老人黄贵荣(音译)说,他从未见过如此大的水位在他家门口的河水上涨。水位每天上升超过一米。像往常一样,它需要20多天才能升得这么高。

防汛三大重点:封堵决口、单退圩堤开闸分洪、转移安置群众

7月8日20时35分,鄱阳县鄱阳镇要求桂道伟做出随机决定。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又有13条堤坝出现在该县,形势十分严峻。11日,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紧急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到最高一级

据7月14日统计,由于强降雨,长江江西段、鄱阳湖区等堤防长度超过2531公里,全省约150个堤防出现1007种险情。鄱阳县县长胡斌表示,暴雨与上游水位叠加,境内长江、饶河、西河水位迅速上涨,而下游鄱阳湖水位已经超过警戒线,“上下游被“掐”了,许多堤防处于危险之中。”

记者在一些裂口密封的场景中看到,挖掘机和推土机呼啸而过,满载泥土和石头的自卸卡车来回穿梭,裂口正在被密封。目前,在1007起险情中,已处理980余起,其余23起已通过转移人员或实施反过滤等措施处理

雨水来得匆忙,来得大,鄱阳湖县很多地方都很广阔。当双岗镇的许多党员干部紧急转移村里低洼地区的群众时,洪水突然淹没了他们的脖子。截至7月14日21: 00,超过642万人受到洪水影响。

7月12日晚,永修县三角联合交易会发生险情。当地在一夜之间部署完毕,受洪水威胁的人们被安全转移。13日上午,记者在永修县湖东小学安置点看到,连夜从三交镇转移过来的人员正在排队登记信息,领取凉席、毛毯、矿泉水、方便面等救灾物资。三交镇夏树村村民袁阳建(音译)表示,接到村干部的电话后,他立即打包了一些个人衣物,并将其转移出了村子。

截至7月14日21: 00,共有654,000人在江西得到安置和重新安置。

未来几天汛情走势:长江中上游来水将明显加大,上下游洪水叠加

尽管鄱阳湖水位下降缓慢,但仍然很高。根据天气预报,7月15日至16日和7月18日至19日,江西仍有两次明显的雷暴天气过程,未来防洪形势依然严峻。

目前,鄱阳湖防洪仍处于关键时期。基层水利部门相关人士表示,鄱阳湖流域主要江河湖泊水位保持高位,水库蓄水量大幅增加,蓄水量大幅下降。此外,许多大坝被长期浸泡,后期防洪压力将翻倍。此外,专家预测,未来几天,长江中上游来水量将明显增加,上下游洪水的叠加将进一步加大防洪压力。

13日,记者在九江市柴桑区江心洲北堤看到,上涨的洪水与堤面持平,部分堤防水面甚至高于堤面,主要是被提前修建的子堤所阻挡。柴桑区副区长李三荣担心,水位继续上升后,副堤防洪将面临极限。

同时,防洪“持久战”也考验人力物力。7月13日,应急管理部紧急派出1000名浙江、安徽、福建、湖北、湖南等省消防救援队的消防指挥员和战士,前往鄱阳湖一线救援。鄱阳湖地区的许多地方也发出公开信,呼吁村民回家抗洪。

记者在湖区许多地方看到,一批批干部群众日夜在河堤上值班,及时发现了险情。从7月3日起,九江市柴桑区江州镇柳州村党支部书记洪绵学和村民们已经在长江大堤上值班10多天了,每天只休息3-4个小时。他说堤坝的另一边是他们的家,守卫堤坝意味着守卫他们的家。

鄱阳县委书记张正祥说,全县有10多万干部群众在抗洪前线奋战,全县417公里的堤防上有值班人员,每小时每公里有6人巡逻,随着舆论的发展,频率不断加密,堤顶和堤身同步巡逻。

截至14日,江西已投入抗洪抢险力量128万余人,机械设备8800余台,土石方填堵122多万立方米。目前,江西省各地正在对堤防现场储存的防汛物资进行全面检查,严格按照防止超标准洪水的要求,及时补充石、沙、木等应急物资。

欢迎转载回链: 战争与洪水!未来几天洪水的趋势是什么?——直击鄱阳湖防| 民生网
本页固定链接:/sannong/1216531.html
责任编辑:中国民生网

最火资讯